逍遥绝代玄尊第235章劝降

2020-09-28 新余装修公司

绝代玄尊 第235章 劝降

上一章:第4章北门城破下一章:第6章荒草原的秘密

寅兵们个个面如土色,张皇失色的看着四周,手中的兵器也不知道该放下还是继续拿着,所有人都可以看出,这一战,他们还是败了!

“誓死不做降兵!”寅军之中,也不乏有衷心耿耿的将士,一名神火营的副尉从怀中掏出一枚轰天雷,冲向了前面的玄军阵营!

玄武兵团二营校尉苗山手中弓箭瞄准了那人的膝盖,“嗖”的一声射出,将那人髌骨一箭射穿,那人碚倒在地,手中轰天雷滚落前方,就在这时,一名玄兵大喝一声,趴在了那颗轰天雷上!

“轰!”连战车上的金虎都看到了那名玄兵身下闪过一蓬火光,可是想象中的那种肢离破碎并没有出现,那名玄兵就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hua

现场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,数十万人聚在一起没有任何的声音,这简直就是恐怖至极,诡异至极!

突然,在寅军之中发出一声惊呼,因为地上的那名玄兵动了!他站了起来,活动了一下身子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拔出腰间玄刀,慢慢的走到那腿上中箭的寅兵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,然后玄刀一扬,一刀砍下了他的头!

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!那个家伙不是人!他不可能受得了轰天雷!他的身上有护身宝物!”金虎脸色苍白,眼前的一切让他根本难以相信,没有人能用血肉之躯抵挡住轰天雷的威力,除非他身上有比较霸道的护甲!

不得不説金虎元帅果然是作战丰富,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本质。疯婆子眯着眼睛冲他一笑,diǎn头对他説:“你很聪明!这种宝物,我们玄军人人都有,那就是玄甲!是专门用来对付你们的秘密武器轰天雷和灭神水的!不信,你可以接着试!”

金虎面如土色,连秘密武器都派不上用场了,这一战再打下去,还有意义吗?

他现在才明白,这一战从一开始就是注定要输的!因为寅军的一举一动,包括有什么武器来什么将领

,人家都一清二楚,而玄军的一切,对于寅军来説,都是谜!

怪不得别人,只怪自己太轻敌!不只是自己,满朝文武,从皇上到将军,只知道玄宝起兵于冥湖,除了生气和愤怒,却没有一diǎn重视的念头,一直没有把人家当回事,吃过一次亏之后只想到报复,没有想过去寻找失败的原因,这才导致了今天,吃了这更大的一个亏!

堂堂大寅帝国,把一个边陲xiǎo县城的五万驻军,打成了现在的二十余万!把前后近七十万寅兵,打成了眼前这区区十二三万!这种教训,也足够让皇上和满朝文武慢慢体会了!

或许,这也是自己这个失败的元帅,所做了唯一贡献!金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,也不顾脖子上的两把利剑,从座位上站起来,往前走了两步,对着下面的将士大喝一声:“兄弟们!”

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他的脸上,因为他接下来所説的话,关系着数十万人的生死!

金虎看着自己的这帮兄弟,有人的脸上充满了惊恐,有人却愤怒异常,有人犹豫不定,有人跃跃欲试,他知道如果一声令下,拼死杀敌,这十几万寅兵之中至少有一大半还是会听他的命令,可是这样做的后果却很有可能把这十二三万人全部推向断头台,一个都不剩!

玄兵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前后包抄,两侧的城墙上,还有大量虎视眈眈,随时准备一冲而下的飞龙战士!

金虎苦笑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对着众人説:“我们…战败了,我们投降!”

场中再次安静下来,然后,无数兵器掷地的声音响起,却仍有一帮人,对着金虎大声哭嚎着:“元帅,不可投降啊!我们至死不做降兵!”

数万玄兵齐声大吼,手中弓弩对准了那些不愿投降的将士,城墙上伍福大声呼喝:“放下兵器,否则格杀勿论!”

“格杀勿论!”数十万玄兵齐声大喝,声势震人,吓得一帮原本还想抵抗的寅兵双手一抖,兵器掉在了地上!

一名寅将手持大刀,对着金虎大叫:“元帅,食君之禄忠君之事,我丰懿德绝不做降兵,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挡的住…”

“嗖!”一杆丈八长矛从城墙上飞射下来,“噗嗤”一声将他从后心插透,连胯下战马都被插透脖子,一人一马即刻毙命!

龙威咧嘴不屑的大骂:“我最讨厌顽冥不化的人!自己想死那老子就成全你,还会谁想死?”

那玄将离寅将足足有二十丈,而且还能从万军之中如此准头,力道还如此之大,足以吓破人胆,让所有人噤若寒蝉!

金虎也微微变色,叹息一声説:“玄军中有如此猛将,也难怪我寅兵会败了!弟兄们,性命珍贵,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保持业内领先地位,投降吧!”

这一下再无人敢出言反对,一时间丢兵器的声音络绎不绝。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[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

疯婆子看了一眼岩上鹰,松了一口气,微微一笑,对金虎説:“你这个元帅做的最聪明了,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,我们玄兵也不是嗜杀的人!”

金虎也对她微微一笑,一脸欣赏的看着她説:“想不到玄军女将都有如此胆色,怪不得会抓住我那不成器的弟弟了!”

疯婆子得意的白了他一眼説:“你弟弟算什么,连你这个元帅也被我捉了呢!”

金虎却摇摇头,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説:“你错了,寅军只有战败的将军,没有被俘的元帅!”

疯婆子一愣,眨巴着眼睛説:“不一样吗?”

“不一样!”金虎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奇怪的笑容,旁边的岩上鹰心生不妙,大叫一声:“阿风,xiǎo心!”

“叮叮!”两声,横在金虎脖子上的两柄铁剑已经被他两手双指夹断,然后屈指一弹,一柄剑尖从岩上鹰的右肩窝穿透而过,另一柄直奔疯婆子咽喉!

疯婆子瞪大了眼睛,根本来不及躲闪,却不知为何,金虎突然对着剑尖猛吹一口气,那剑尖擦着疯婆子的耳朵飞了过去,而金虎也随即贴身过来,疯婆子惊叫一声,右手下意识的往前一伸,“噗!”的一声,手中半截铁剑,插进了金虎的心口!

这一切发生的如电光石火一般,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岩上鹰已经负伤,金虎的心口也插着一把断剑!

金虎脸色苍白,可是神情却颇为轻松,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,看着疯婆子,喘息着説:“你看…是不是…是像我説的…只…只有战败的将…将军,没有投…投降的元帅?!”

説完这句话,金虎仰面倒在车上,就此气绝!

“元帅!”寅兵大哭,跪倒在地!有人大喝一声:“元帅等我,末将愿与你一起死!”那寅将捡起丢在地上的战刀,横刀一切,割开了自己的喉咙!

这就像是一种瘟疫,迅速在寅军之中传染,被俘的羞耻与对寅皇的效忠,让他们选择了自刎当场,一了百了!

玄军一时手足无措,他们可以打败敌人的进攻,却无法阻止敌人的自尽!

这时北门城楼上玄军阵中一人大叫:“兄弟们,切莫再做傻事,听我一言!我之前是寅军神箭营副尉俞澄亮!”

俞澄亮把手中玄矛往地上一丢,双手做喇叭状,对着下面的寅军大喊:“我身边还有数万跟我一起归降玄军的兄弟,我告诉你们,我们不后悔!”

玄军兵阵中所有从寅军投降后归顺的兵士全都站了出来,不管是城墙上还是前面空地上,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大片!

寅兵们没想到玄军之中竟然有这么多的降兵,这才过了几个月,他们是怎么做到让降兵如此忠心的?

俞澄亮对着寅兵大喊:“想想我曾经在寅军中受过的待遇,再想象我现在的生活,我只想告诉你们,我们现在才真正有了归属感,真正觉得自己做对了,没有白当这个兵!这里没有那吃人的压迫,没有像狗一般毫无尊严的生活,只要不打仗,你就跟兄弟们一起耕种,一起劳作,喝酒吃肉,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!军纪虽然严明,但是却不苛刻,没有那种残酷的刑罚,没有无休止的剥削,兄弟们,这样的军队,我们为什么不降?”

寅兵们一个个有些心动了,可是还有些人将信将疑,大声对他説:“我们是大寅帝国的战士,投靠反贼就是大逆不道,我们保住了性命,家人也会因此蒙羞,受到连累…”

“兄弟!”俞澄亮大声对他説:“何谓反贼,何谓真命?像寅皇自己,不就是在伏虎岗发动兵变,推翻了丑皇,才建立了大寅帝国的吗?可是他当上皇帝之后,曾经许下的那些承诺都实现了吗?他给了我们什么?每年只有区区十二两银子,可落到我们手中的,只有四两!一年四两银子,我们连吃都吃不饱!”

又有一人大叫:“那你现在有多少两?”

俞澄亮微微一笑,对众人一摊手説:“实话实説,一两都没有!因为帝尊才刚刚起兵,我们的地盘还很xiǎo,一切都要靠我们的双手去创造!我们没有金钱,却吃的饱,睡的香!我们有酒有肉,跟兄弟们同甘共苦,想吃什么都是自己去种,根本不需要金钱!将来我们地盘越来越大,我们就有钱了,都是我们从寅皇手中抢来的,要多少有多少,而你、我、大家,都是那些财富的主人,都是这玄玉帝国的功臣!”

xiǎo宝眉头一皱,苦笑着説:“玄玉帝国?谁告诉这xiǎo子叫这个名字的?我怎么不知道!”

看完记得:方便下次看,或者。


四个月婴儿拉稀
丽江哪里治疗白癜风
先声药业上市
为你推荐